中國企業網 中企融媒 首頁圖 正文
這幾位返鄉的年輕人,收入超過北上廣
2021-03-08 11:36:57
來源:燃財經
“近70%的農業類畢業生轉行從事非農產業,這對鄉村振興戰略來講是巨大的損失。”日前,全國政協委員、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

“近70%的農業類畢業生轉行從事非農產業,這對鄉村振興戰略來講是巨大的損失。”日前,全國政協委員、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在全國兩會上,他提交了一份名為《關于鄉村振興綠領人才培育的提案》,建議通過補貼和配套條件建設,實施“農業人才下鄉”計劃,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過去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大量年輕人為了更好的生活離開家鄉,謀求在城市落腳,但是隨著互聯網發展,城鄉之間發展不平衡的問題正在得到改善。

以拼多多為首的互聯網公司,近幾年,都在大力拓展下沉市場,將電商、物流、直播等基礎設施,建設到老少邊窮地區,這也給農村、農民提供了非常多的就業機會,甚至是創業機會。

一些在城市里接觸到新知識、新技術的年輕人回鄉創業,成為“新農人”,他們帶著在五環之內學會的思維和能力,利用互聯網工具,比如拼多多、抖音、快手等,開網店,做直播,拍短視頻,不僅給鄉村帶來了新風貌,也給脫貧攻堅事業帶來了新助力。

根據《202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2020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8560萬人,比2019年下降1.8%。其中,外出農民工16959萬人,下降2.7%;本地農民工11601萬人,下降0.4%。

這些返鄉年輕人的奮斗,也在直接或間接中改變著互聯網的格局,QuestMobile提供的數據顯示:在2月12日,拼多多日活躍用戶數為2.59億,首次超過手機淘寶的2.37億。這被業內解讀為,拼多多在下沉市場的勝利。

拼多多CEO陳磊表示,農業是一個觸及人群最廣的行業,未來,拼多多將進一步投資于農業價值鏈各個環節的技術和業務,加速農業產品的網上零售滲透率,為農戶和消費者創造更多價值。

互聯網推平了世界,當所有人涌向高價值之地時,也是低價值之地升值最好的機會,這些逆勢而行的人抓住了機會,不僅改變了自己的生活,也在改變家鄉,為家鄉做出真正的貢獻。

本期小酒館,我們與返鄉的年輕人聊了聊,他們有的在拼多多上賣了三年百香果,換回7000萬元;有人回鄉帶親戚們一起創業,靠海鮮直播年入百萬;也有人拿到互聯網公司的扶貧款,改造生產線,不僅提高了產量,還解決了附近老鄉們的生計。

2021年2月25日,中國向世界莊嚴宣告,中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如果說,面對“你為家鄉脫貧做出了什么貢獻?”這個問題,以前很多人的回答是, 我離開了家鄉。那么,現在更多人的回答則是,我回到了家鄉。

湊2萬元回家鄉賣百香果,3年賣出7000萬元

龐志玉 | 34歲 廣西玉林

我是土生土長的廣西玉林人,很早就去大城市闖蕩,打過工,創過業,折騰了不少,都沒做起來。2016年的時候,我回到家鄉玉林,發現周圍的家人朋友都喜歡在拼多多上團購買東西,價格很實惠,銷量都很高,我就琢磨要在拼多多上賣點什么。

玉林是“百香果之鄉”,這個果子在我們這里不稀罕,但是在城市里能賣到十幾塊錢一個,很多人都覺得貴。其實以前都是經銷商來村里收貨,再賣到批發市場,送到超市和水果店,一層層加價之后,顧客要多花不少錢。

但是在拼多多上,這種“拼團式”的購物模式,只要你產品好,顧客會口口相傳,價格還能便宜,在微信里直接下單付款,非常方便,于是我跟幾個兄弟東拼西湊,拿出兩萬塊錢在拼多多上開店,店鋪名字很簡單,就叫“玉林百香果”。

剛開始還是很難的,每分錢都得掰開了花,自己創業也辛苦,大早晨七點就去倉庫,八點開始篩選、分裝,品質好的果子就打包,通過拼多多售出,過于成熟或品質不好的就走線下低價批發,中午吃口飯,下午就出去收果子,有時候忙完就到了凌晨。

圖 / 受訪者提供

辛苦沒什么,最傷心的是自己精心挑選的果子收到差評。由于我們用紙箱運輸,途中紙箱會吸收果子的水分,果子本身也會流失一些水分,消費者收貨后一秤少了些斤兩,直接就會給差評,還有皺皮、長斑等這些百香果正常的狀況,也會收到差評。

為了消除誤解,我在每個包裹里加了一份“小貼士”,介紹百香果的多種吃法,告訴消費者如何鑒別果子的好壞優劣,并懇請消費者多多理解,后來差評就少了很多。

開店之初,我每天能接到200到300份訂單,沒過多久,日訂單量就突破了1000單,現在我的店鋪收藏人數已經超過40萬,日訂單量穩定在4000單以上,總銷售額突破了7000萬元,我覺得除了我們的果子好之外,拼多多的渠道也非常重要,能給我及時反饋,顧客的建議給了我很大幫助。

我們店鋪還被拼多多的“多多果園”選為了百香果指定供應商之一。用戶通過“多多果園”領取百香果種子、水滴、化肥等虛擬道具,種植“虛擬果樹”,但收獲的卻是我寄出的真實百香果,全部由拼多多買單。這種小游戲既能擴大我們的知名度,也能給用戶帶來實惠,真是一舉兩得。

跟我一起干的兄弟們和種植百香果的鄉親們都因為我的店鋪,有了不菲的收入,這是比我自己掙錢更讓我驕傲的事情。

回鄉帶親戚們一起創業,靠海鮮直播年入百萬

洋洋 | 28歲 江蘇連云港

我是2019年從上?;氐郊亦l海頭鎮海前村的,或許你沒有聽過“海頭”這個名字,但如果你曾經在電商的直播間里購買過海鮮,那很可能就是從海頭發出的海鮮。

連云港市贛榆區海頭鎮,被稱為“中國海鮮直播第一鎮”,這個稱號名不虛傳,去年淘寶直播發布的《2020淘寶直播新經濟報告》中,連云港高居全國第三,僅次于杭州和廣州。而連云港直播之所以崛起,海頭鎮的海鮮直播貢獻了絕大部分力量,光是這一個鎮上就有幾千多家直播賣海鮮的商家,全鎮電商成交額超過50億元,日均發貨20萬訂單。

但以前的海頭鎮并不是這番風貌,在2017年之前,海頭鎮只是一個傳統的由漁村組成的小鎮,鎮上居民和附近村縣的村民大多靠出海打漁為生。這是個十分辛苦而且要靠天吃飯的營生,起早貪黑,風吹日曬,一年到頭下來也僅能見到幾萬塊錢的收入。

我們村里考出去的大學生基本上都不會回鄉,因為這里實在太窮了,大部分年輕人畢業后都選擇在離家鄉近一點的城市里工作。我畢業后就去了上海,做了一名房產經紀人,雖然也累,但是總歸比當一個漁民要好得多。

2017年,我們鎮有個叫“三子”的漁民,他在出海打漁的時候在短視頻平臺發了好多短視頻,講述自己的出海見聞,記錄自己見到的風景,這在我們看來都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沒想到外地人卻十分感興趣,三子因此迅速走紅了,還在網上幫許多網友帶貨賣海鮮。

我們那幾乎家家都有漁船,都是靠海吃海,三子走紅以后,許多人都開始模仿他,一邊出海打漁一邊隨手拍個視頻,很多人都在短視頻平臺迅速火了,三子的成功在我們這個漁村迅速復制開來。

2019年的時候,海頭鎮的直播帶貨產業已經有規模了,我琢磨著,這或許是一個回鄉的好機會,一來,家鄉的海鮮產業鏈正在迅速崛起,同村的年輕人靠直播賺的錢比我在城里賺得還多,二來,我在上海也接觸了不少新鮮事物,對電商和短視頻的邏輯更懂一些,如果好好研究怎么拍視頻、怎么上熱門漲粉、怎么規?;瘞ж?,肯定比同村的人搞得更好。下定決心后,我便徹底離開上海,回到了老家。

圖 / 受訪者提供

我回老家那會,鎮上和村里幾乎十家里有八家都在做直播,競爭挺大的,我的幾個親戚也都在做,但是不得要領,號并沒有做起來。我把老家一些親戚集合起來,準備大家一起找貨一起做,針對不同平臺的受眾喜歡的直播風格,讓大家分平臺去經營賬號,有的親戚在抖音,有的親戚在快手,有的親戚在虎牙,而且我們有吃播、有趕海直播、有出海直播,有的人負責當主播,有的人負責幕后打包、售后等,這么分工起來,大家很快就上手了,我們手里的賬號多的已經有上百萬粉絲,少的也有幾十萬粉絲。

我們現在少的時候一天也有幾百單,旺季的時候一天就能發成千上萬的單子,訂單量雖然和大主播比不了,但和之前出海打漁、在城里打工相比,收入翻了十幾倍還不止。

我的回鄉致富經只是海頭鎮的一個縮影,海頭鎮現在已經成為海鮮直播重鎮,形成了海鮮直播全產業鏈的體系,當地政府還專門建立了直播產業園,在我們鎮上,走幾步路就有京東冷鏈和順豐冷鏈的物流站點,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都選擇回到家鄉來創業了。

我已經靠直播帶貨在贛榆買了兩套房子,還買了兩輛代步車和一輛小貨車,但我的野心還不止于此,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我一定還會取得更大的成就。

離京返鄉創業五年,我也有了百萬資產

國威 | 33歲 山東濰坊

從我18歲上大學,到我28歲那年決定返鄉,我在北京生活了整整10年,我很想留在這座城市,然而很遺憾,不僅沒辦法落戶,連一套五環外房子的首付我都拿不出來,就連工資和崗位,我也看不到任何上升的可能。

恰逢此時,老家的父母給我帶來了家鄉要發展文旅業的消息,我一想我從事的也是文旅行業的市場工作,何不借著在北京這么久的工作經驗,回家創辦一個文旅公司,搞搞自己的事業。

從有想法到正式開始干,我用了不到一個月時間,自己的積蓄加上父母的幫助,湊出50萬元現金。公司業務主要分三部分,分別是研學旅游、休閑農莊和生鮮種植。

在經營過程中,因為場地拓建和升級需要錢,兩年前還引進了幾位合伙人,用股權換資金。去年公司便實現了盈利,現在賬上還趴著500萬。

雖然生意辦得有聲有色,但是作為老板,我深知賺錢不易。農村用地改建很費錢,比如耕作地不能鋪水泥,這就意味著我要想擴大營地的使用面積,只能用木板搭出一塊平地,這就增加了許多成本,預算是固定的,那其他開支就得縮減。

為了省錢,營地里幾乎所有設備都是二手市場淘來的,冰箱、空調、廚具……甚至早期辦公司的電腦和打印機也都是二手的,后來打印機總是壞,太耽誤事,才換了新的。

營地里平日要招待很多成團的旅客,每日的食材酒水等開銷都很大。食材好解決,畢竟農村里蔬菜水果肉類的供應很多,價格相對于城里也更便宜,但是酒水相對而言就不好解決。我試過和鎮上幾家批發商聯系,拿到的“最低價”其實并不低,甚至城里超市的促銷活動都比鎮上批發商給的價格要低。和市里批發商聯系時也碰釘子,營地離市區遠,運輸費用得我這邊也負責一半,而且市里大批發商對于拿貨數量也有一定要求,這顯然成本更高。

圖 / unsplash

后來經合伙人建議,說我們可以在電商大促時多囤貨,囤點酒水飲料零食等,保質期一般都比較長。說實話,遇上電商促銷時,真的很合適,我們經常會蹲點搶一些店鋪大額券,囤貨的時候非常劃算。有次營地組織小活動要采購小禮品,我們也是第一時間上電商平臺找,很多東西在拼多多上比在淘寶和京東上都要便宜。

電商批發進貨每次省的錢其實都不多,一單幾百一千的,金額雖然不高,但對我們公司來說,錢該省就得省,畢竟錢要花在刀刃上,按照現在公司發展的速度,在近兩年內還會進行一次升級改造,所以還要“開源節流”,早做準備。

說實話,當初決定從北京返鄉創業時,我做了很多心理建設,但不知不覺,五年時光就這么匆匆過去了,這五年里我扎根營地,每天都很累,可是收入和見識也比之前在公司上班時更多了,從大格局來說,也算為家鄉建設貢獻了自己的一份力氣。

為了讓我們建冷庫,政府補貼了12萬

王義 |35歲 四川阿壩州

2019年,我從成都交通輔警辭職,在那之前,我一個月賺三四千元,一直等著轉正的機會。但是漂在外面,沒有根,父母孩子都在老家,心里也苦,每年孩子生日都趕不上。

我老家在四川阿壩州,這里山高林密,交通不便,盛產櫻桃和李子。我父親種了十二年的櫻桃,我從小就向往外邊的生活,一直不愿意接受父親的營生,不想種地,但最后還是架不住父母的勸說,回來了。

回到老家之后,我成立了一家農業公司,公司只有13個人,拉著一個貧困村的種植戶一塊搞,他們村子有300戶1000多人,說是創業,就是做批發商,農戶種,我們賣,比如走加油站或線下批發公司等,毛利只有3%。我們縣也是旅游大縣,往年可以靠游客消化一部分櫻桃,但2020年,因為疫情,農戶家的小孩挎著籃子都賣不出櫻桃。

那時候就想,能不能做電商,拓寬一下銷售渠道。但我一問,都說做不了,物流成本太高。

第一,因為規模小,個體經營。比如,以3斤裝的櫻桃為例,郵寄到北京,順豐冷鏈的物流成本是49元,5斤裝的話,則是65元,僅物流成本就占整個櫻桃生產流動成本的60%。第二,阿壩州5月份櫻桃上市,7月份是青脆李,到了9月份是紅脆李,剩下的時間賣什么呢?等到來年開市,粉絲和顧客不早把我們忘了呀。

圖 / unsplash

這時候,拼多多小二聯合當地政府,搞培訓,在“多多大學”專門教我們一線農人怎么做電商。多多大學的一位培訓老師告訴我們,解決錯季銷售,最好的辦法是建冷庫,但投入大啊,關鍵是缺錢,農村貸款很難辦,建設成本又高,兩個冷庫總投入差不多30萬。我正發愁,縣里的扶貧小組讓我申請冷庫補貼,估計有12萬。

縣里對我們這些回鄉創業的人真的很重視。除了冷庫補貼,還給了一項運輸燃油補助,有5000多元,另外還有經信局對農業公司的一個政策補貼,稅收是全免的,因為是小微企業嘛。他們還幫助我們監督農戶,和農戶協調關系,把好質量。

聽說2018年拼多多就辦了多多大學,對商家進行培訓。他們在地方上很下功夫,小二會主動給我們培訓,教我們怎么參與活動,各種平臺規則和店鋪運營。這很難得,我們店鋪小,剛來到拼多多,就怕開不好。

我們2020年9月份才開了拼多多店,運營到12月份,賣出了10多萬元,是個標準的小店,但前幾天,3月4日,拼多多小二主動聯絡我們,詢問我們今年水果的產量,說平臺有一些資源可以扶持我們。今年50萬斤櫻桃,線上要走20萬斤,他們經常和我們商量,該怎么做,給了我們不少幫助,相信在拼多多開店,一定能做出成績來。

1.3畝地種桃子,3個月收入超10萬

范典 | 30歲 北京平谷

我大學畢業之后就進入了一家公司的市場部,當時做的就是一些品牌宣傳、推廣類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工作日必加班、周末無休息那種強度,壓力巨大,賺的卻不多。每天都有一種想辭職的念頭,一直到2016年年底,我終于看到了希望。

那年春節我回家過年,去給街坊四鄰的叔叔阿姨拜年時,聽到大家都在談論怎么發快遞。我當時就很疑惑,便問他們為什么要學習這個。其中一位阿姨便說,現在賣桃子都流行發快遞了,一箱12個桃子,能賣五六十塊錢,比發大車賺的多很多。

我的家鄉在北京一個遠郊區,幾乎家家都有個幾畝地來種桃子,當然我家里也有。當時我就想,我的工作性質幫我積累了一些人脈,而這些人消費時又都是品質優先。如果我辭職回鄉賣桃,順便幫助鄉親們發發快遞,應該也賺的不少。

2017年5月,我正式決定離職,回老家賣桃。

我先聯系了之前的一些合作伙伴,向他們介紹桃子的口感與質量,并在朋友圈進行一些簡單的推廣。令我意外的是,我們家鄉桃子的知名度遠遠超過了我的想象。很多公司負責員工福利采購的小伙伴都紛紛向我發來訂單。很快,我就完成了400箱桃子訂單的原始積累。

大概從6月底7月初開始,桃子就會陸陸續續下樹。但想要在一戶農家一次性摘夠400箱實屬不易。于是,我相繼走訪了村里和鄰村幾家桃農,和他們商量價格,并承諾他們賺大頭,我負責聯系買家和發貨等。老鄉們當然很開心,都爭相要幫我摘桃子。

可第一次的合作并沒有我想得那么順利。老鄉們在摘桃時,都會把精品桃子和一般桃子混合裝進箱子,他們覺得這樣自己會賺的更多。但我和他們說,咱們做的是回頭買賣和口碑買賣,只有桃子品質好,才能一傳十、十傳百,有更多的新客戶,而老客戶也不會流失。

好在老鄉們都是明白人,很快便重新分裝了桃子,就這樣,我們完成了第一次合作。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在返鄉的這4年多時間里,除了幫助老鄉們賣桃子、教會他們發快遞、查物流等,我還利用桃子淡季的時候請一些經驗比較豐富的桃農教授老鄉一些更科學的管理辦法。于是,不僅我自己的收入多了,老鄉們的收入也都有了很明顯的提升。

一位祖姓老鄉家有3畝桃樹地,在傳統的大車收桃時期,也就能收入2萬元左右。而在采用了發快遞、走精品的方式之后,再加上老鄉自己的科學管理,收入漸漸從2萬元漲到了5萬元。而據老鄉自己的反饋,2019年和2020年,自己家的桃地收入已經到了10萬元。

另一位老鄉家里的桃子品質不太好,但做成桃罐頭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于是,我就幫助老鄉找到了銷售路子,原本只能賣1000元的桃子,做成罐頭之后賣出了10000元的收入。

其實這樣的案例,在我們村和周邊村還有很多,老鄉們對于發快遞也都越來越熟練。雖然我的“作用”在老鄉們那里逐漸減弱了,但很慶幸,為他們帶去了不一樣的收入方式。

改造工廠車間,還改善了殘疾母子的貧困境況

徐琨斌 |45歲 云南云龍縣

我的家鄉是在云南省云龍縣,這里為人所熟知的是“諾鄧火腿”,不為人知的,可能還有貧窮和封閉。云龍山區面積大,山高谷深,長期以來,產業發展難以突破‘小、散、弱’困局,加之交通不便、信息閉塞,優質農產品始終走不出自產自銷的境地。

我以前的夢想是走出這里,但到最后還是放不下這里,選擇回到這里。2013年,我放棄了火車司機的職業,回到家開起了火腿加工廠。那時,包括《舌尖上的中國》里介紹的那種火腿,它實際也是作坊的產物。

2015年,我獲得了人生第一筆流動資金貸款,從此企業活起來了,生產規模也開始逐步擴大。到了2019年,“諾鄧一腿”已經從年產2000條擴展到2萬條。

雖然那幾年公司發展不錯,但我總覺得諾鄧火腿的價值還沒有被完全開發出來,產業還有更大的發展空間。能不能開發更多的新產品,打通更新的銷售渠道,才是諾鄧火腿產業長期良好發展的關鍵。

轉折點是在2020年8月,拼多多在多次到云龍縣調研后,在上海、云南兩地政府部門的指導下,捐贈240萬元資金,在我的廠區內設立扶貧車間,幫扶企業投建一條現代化生產線,助力公司進一步擴大產能,促進本地特色火腿產業升級,從傳統工藝向標準化生產轉型發展。到了2020年底,扶貧車間投入使用,產值達到6000萬元。

除了資金投入,扶貧車間落成后,拼多多還將投入師資,幫助諾鄧培養本土電商人才,建立電商運營能力,讓諾鄧火腿駛入互聯網的高速路。

目前,我們公司成為云龍縣諾鄧火腿年生產量最高的企業,現有廠區面積15畝,生產加工廠房3000平方米,年生產加工20000支火腿,用工量超過5000人,間接帶動周邊農戶1.5萬多人增收。

<p style="margin: 0px 0px 20px; padding: 0px; text-indent: 28px; font-size: 16px; line-height: 2; text-align: justify; word-break: break-all; color: #2b2b2b; font-family: PingFangSC-Regular,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Noto Sans', '

責編: 張麗

  • 掃描二維碼
    關注我們

    微信

  • 掃描二維碼
    關注我們

    微博

  • 掃描二維碼
    關注我們

    頭條

關鍵詞: 返鄉 創業 收入
相關閱讀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企業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企業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注明為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3.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


中文字幕乱偷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