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網 中企融媒 本網聚焦 正文
瘋狂鐵礦石:鋼企套保鎖定利潤 下游企業停產待降溫
2021-05-11 10:22:12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在鐵礦石瘋狂漲價引發的產業陣痛中,上游鋼企不斷套保以圖鎖定利潤,而鋼鐵下游行業正在焦急等待著鋼市降溫。

“我們已將90%鐵礦石采購量做了買入套保。”一位華北地區鋼企套保部門主管趙強(化名)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盡管螺紋鋼價格持續上漲給他們帶來可觀的利潤,但面對每天都在迭創新高的鐵礦石,他所在的鋼企高層仍對居高不下的原材料采購成本深感不安。

記者多方了解到,隨著鐵礦石價格持續飆漲,越來越多鋼鐵企業的買入套保力度不但“水漲船高”,連套保操作模式也發生著劇烈變化。

一位華東地區鋼鐵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以往,他們都是通過“基準價+浮動價”、長協定價等傳統套保模式鎖定鐵礦石采購成本。但隨著鐵礦石價格持續飆漲,他們意識到這種套保模式變得越來越不靠譜。比如近期海外鐵礦石貿易商突然提出大幅增加“浮動價”,否則寧可毀約,此外長協定價也因定價較低而遭遇上游貿易商的各種“刁難”,包括鐵礦石交割被一再延后等。

“目前我們轉而加大基于鐵礦石基差交易的買入套保力度。”他告訴記者。通過試水,他發現基差交易有兩大好處,一是履約交割有保障,二是能更準確地反映當前鐵礦石的最新供需狀況變化,定價權不再受制上游鐵礦石現貨貿易商的“強勢干預”,某種程度能降低企業原材料采購成本。

在趙強看來,盡管鐵礦石價格持續飆漲,企業的經營壓力卻未必很高。一方面他們可以在鐵礦石期貨市場開展買入套保,或進行基差交易鎖定采購成本,另一方面則在螺紋鋼等期貨市場進行賣出套保,鎖定較高的鋼材生產銷售利潤。

“事實上,當前下游企業套保壓力比我們大多了。”他向記者坦言。4月底以來,他已聽到眾多下游鋼坯軋材企業抱怨原材料成本漲幅過快過猛,導致他們鋼材深加工深陷毛利倒掛的經營虧損困境。

“期間我們給一些下游企業介紹我們開展鋼材期貨套保的操作經驗與心得。”趙強透露。但這些下游且有是否愿意參與期貨套保,主要取決于企業老總的個人意愿,而且他們也缺乏專業的期貨套保操作團隊設計專業的套保方案,令很多期貨套保操作具有較強的投機性。

鋼企的套保之道

面對普氏62%鐵礦石現貨交易價格迭創新高,趙強直言企業的鐵礦石買入套保力度一直在水漲船高。

“原先我們的鐵礦石買入套保占比約在65%,3月中旬企業高層還在詢問買入套保比重是否偏高,萬一鐵礦石價格回調是否會造成買入套保操作虧損。”他回憶說。如今,公司所有高層都在力挺繼續增加鐵礦石買入套保操作。

他坦言,持續加大鐵礦石買入套保,已成為當地鋼鐵企業的一大共識。究其原因,一是外貿環境變化令當地鋼鐵企業擔心未來鐵礦石進口會減少,目前全國45個港口進口鐵礦庫存為12957.78萬噸,已出現降低跡象;二是鋼鐵生產高利潤驅動眾多鋼企紛紛加大高爐煉鐵產能利用率,帶動鐵礦石需求增加,導致未來鐵礦石供需關系短期內仍趨于緊張。

“尤其是市場傳聞一些鐵礦石現貨貿易商開始奇貨可居,紛紛要求提高浮動價或長協定價才肯供貨,令當地鋼鐵企業一下子神經緊繃,紛紛加大鐵礦石期貨買入套保力度。”趙強指出。

令他驚訝的是,這波鐵礦石價格飆漲,也令眾多鋼鐵企業高層意識到健全買入套保操作財務考核機制的重要性。以往,不少鋼鐵企業高層只關注套保部門的期貨買入套保能否實現盈利,而不是結合期貨套保與現貨采購價格,綜合評估期貨套保操作的得失。如今,他們意識到只關注期貨套保操作盈利與否的片面性,更關注鐵礦石期貨買入套保操作能否將原材料采購成本降至企業的控制范圍內。

趙誠承認,盡管鐵礦石價格居高不下,得益于鋼鐵價格持續上漲,當地鋼鐵企業的經營壓力未見明顯增加。

“事實上,我們在期貨市場雙管齊下,一是在鐵礦石期貨市場加大買入套保以鎖定較低的原材料采購成本,二是在螺紋鋼等期貨逢高開展賣出套利,鎖定較高的生產銷售利潤。”他表示。甚至他發現,目前鋼鐵企業在期貨市場逢高賣出螺紋鋼套保所獲得的利潤,高于現貨交易。

光大期貨黑色研究總監邱躍成透露,通過估算,他們發現當前螺紋鋼現貨交易的利潤約在750元/噸,而螺紋鋼2110期貨合約的盤面利潤則約在1090元/噸,表明市場對鋼鐵去產能化后的價格回升,有著較強的預期。

“在鐵礦石價格飆漲期間,我們基于基差交易的套保操作占比也得到大幅提升。”上述華東地區鋼鐵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究其原因,這輪鐵礦石飆漲行情讓他們意識到“基準價+浮動價”、長協定價等傳統套保模式所面臨的巨大履約風險——4月以來,多家海外鐵礦石現貨貿易商紛紛要求提高浮動價與長協定價,甚至個別貿易商以價格談不攏為由暫停了鐵礦石供貨協議,讓他們接受期貨公司的建議,試水基差交易進行套保操作。

他透露,為了吸引企業加大基差交易套保力度,期貨公司會根據他們企業的業務特點與資金周轉需要,將鐵礦石采購套保操作分成保值與增值兩部分,大部分鐵礦石買入套保操作基于保值與風險鎖定原則進行操作,小部分則通過滾動對沖等靈活操作,博取鐵礦石價格上漲期間的相關套保收益。

“這也讓我們感受到基差交易的更多好處,正打算將大部分鐵礦石買入套保業務交給基差交易解決。”這位企業負責人直言。

下游企業的套保困局

相比鋼鐵企業通過多元化期貨套保操作抵御鐵礦石飆漲沖擊,家電、建筑等下游企業的套保操作難度則與日俱增。

一位家電企業原材料采購部門主管告訴記者,盡管年初他們已對銅、鋁、鋼材等原材料做了大量買入套保,但鑒于當前這些大宗商品價格漲幅過快過猛,企業毛利已出現下滑跡象。

“考慮到后疫情時代國內消費市場逐步復蘇,我們又不敢貿然提價向消費端轉嫁原材料成本上漲壓力(避免銷量下滑),導致企業很多家電產品毛利潤正進一步下滑,甚至財務部門已發出需削減產量止損的警告。”他告訴記者。

卓創分析師畢紅兵表示,鑒于今年以來鋼鐵等眾多工業原材料價格上漲勢頭猛烈,若按原料成本比例拆分假設,若家電企業打算單獨消化原材料成本上漲壓力,則企業毛利率將受到較大影響。據監測數據顯示,空調、冰箱、洗衣機毛利率或分別下降32.26%、25.09%與31.63%。

“除了家電企業,鋼材深加工企業日子也不好過。”趙強告訴記者。由于熱卷下游制管、鋼結構等行業利潤率大幅下滑(甚至出現倒掛狀況),當前這類企業不但放緩鋼材采購力度,還在想盡辦法拓寬銷路以緩解庫存與資金壓力。

一家國內鋼材深加工企業副總裁向記者透露,4月以來他們曾向下游建筑企業提價銷售,但后者均以預算有限而暫緩采購,迫使他們只能將鋼材深加工產品交給外貿公司尋求出口銷售。與此同時,他們正計劃將鋼材原材料庫存拿到期貨市場做賣出套保謀利,以填補企業利潤缺口。

“現在我們遇到的最大難題,是企業缺乏專業的期貨套保操作團隊,很多期貨交易決策都是來自企業老板的個人判斷,導致整個期貨套保操作投機性非常高。”他指出。5月10日螺紋鋼再度漲停,他們內部建議企業老板應加大賣出沽空力度,但他反而增加了投機買漲操作,想趁著鋼材價格飆漲“大賺一筆”。

在鐵礦石瘋狂漲價引發的產業陣痛中,鋼鐵下游行業正在焦急等待著鋼市降溫。

在全球大通脹的大背景下,疊加國內壓降落后產能的政策導向,鋼價在歷史高位再度拉漲,漲勢兇猛讓人無可奈何。

鋼價的猛烈拉漲也讓下游企業壓力倍增,原本薄弱的利潤空間受到進一步積壓,下游加工制造業在產業陣痛中等待鋼市降溫。

貿易商大幅提價

近期來一直保持上漲走勢的鋼價,今日再度大幅拉漲,創歷史新高已經不再是新聞。

5月10日上午,期貨市場鋼價在歷史的最高點繼續上探;截至下午收盤,國內螺紋鋼期貨2110合約暴漲340元/噸,輕松越過6000元/噸大關,漲至6012元/噸的高位,漲幅5.99%;熱軋卷板繼5月8日刷新歷史最高紀錄后再創新高,暴漲358元/噸,漲至6335元/噸的高位,漲幅5.99%。

現貨市場方面,國內鋼價繼續暴漲。蘭格鋼鐵云商平臺監測數據顯示,北京市場螺紋鋼價格已漲至6300元/噸,漲幅達500元/噸;杭州市場、西安市場漲幅均超過300元/噸,主流資源報價達到6000元/噸;全國十大重點城市25mm三級螺紋鋼均價已經達到6066元/噸,較上一交易日上漲374元/噸。

今年五一節后,國內鋼材現貨和期貨價格均迎來連續幾天的猛烈上漲;包括熱軋卷板、中厚板、鍍鋅管、鋼坯等鋼材價格漲幅都達到每噸數百元,令市場措手不及,部分貿易商因資金占比大幅提高而只接受現金出貨,甚至出現多次價格暫停和鋼廠計劃停報的情況。

開源證券分析師賴福洋指出,上周無論是螺紋鋼還是熱軋卷板的表觀需求都有不同程度的回落,但這主要是假期因素所致,市場真實成交量還處于較高的水平,目前旺季需求整體偏強勢,但近期價格的大幅上漲更多是情緒層面的推動。

在預期樂觀的情況下,貿易商在假期主動大幅提價,節后現貨積累漲幅助推期貨價格上漲,而期貨的強勢則進一步刺激現貨價格的走高。

下游企業盈利情況堪憂

鋼鐵行業是國家重要的原材料工業之一,房地產、汽車、家電、機械、造船和電梯等是鋼鐵行業重要的下游行業,也受到鋼材價格變動的劇烈影響。

今年一季度以來,鋼企噸鋼盈利已經超過千元,鐵礦石價格飆升之際,國內鋼企仍能保持較高的盈利水平,但下游企業就沒那么幸運了。

業內人士指出,大企業擁有品牌優勢還可以通過產品提價部分轉移成本上漲帶來的壓力,小企業因議價能力弱很難傳導成本上漲的壓力;而不同行業采取的不同的訂單模式,也讓其對鋼材漲價的處理方式不同。

對家電行業來說,一季度以來銅、鋼材等基礎原材料價格的走高,以及芯片供應的短缺,都已經為家電行業帶來一波漲價,漲幅普遍在10%以上;如今原材料價格上漲持續,下半年家電企業出口訂單難以盈利乃至虧損,企業接單意愿較低。

對于造船行業來說,業內人士表示,其新船訂單周期一般為1-2年,前年和去年承接的價格均是按照當時的船板價格核算的成本商定價格,目前船板價格較接單時漲幅達到50%左右,前期訂單出現大面積虧損,原料采購意愿謹慎。

某國營建筑企業內部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公司按照發改委定期調整的基準價進行鋼材采購,市場價格變動超過一定比例后,公司會直接向業主申請價格補償,因而原材料成本可以較為順暢的傳導。

“但基礎原材料價格的上漲,也勢必帶來建筑成本的走高,會影響到未來房價的走勢。”該內部人士表示。

下游頻現退單、毀約

蘭格鋼鐵網研究中心副主任葛昕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的原材料價格已經顯著高于下游制造業接受訂單時,為了避免更大幅度的虧損,部分制造業廠商只能選擇退單、毀約并支付違約金。

葛昕表示,終端消費品想要大幅提價難度巨大,無法通過價格調整傳導成本壓力,部分制造企業的盈利空間被進一步積壓;近期,相關部門出臺多條政策為制造行業減少成本上漲帶來的壓力,但本輪大宗商品漲價勢頭十分強勢,短期內很難得到有效控制。

對家電、機械、電梯等行業來說,不少企業人士向記者表示,鋼材等生產用料價格的大幅上漲,導致企業采購成本過高,大部分企業已經在不影響正常生產用料的前提下盡量少采購鋼材,期待鋼價回落后再進行備貨,觀望意愿濃厚。

此外,隨著鋼價的持續跳漲,下游鋼材加工企業壓力逐漸增大。

唐山福海鑫有限公司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受到環保限產和唐山當地鋼坯供應緊張的影響,公司正處于停產狀態;但由于鋼坯價格漲幅較大,下游對價格的接受程度正在下降,公司加工端基本沒有利潤,停產影響也不是太大。

葛昕指出,由于部分制造企業已經減少了鋼材備貨的量等待鋼價回歸理性,因而社會板材庫存已經開始緩慢回升;隨著鋼材進出口退稅政策的調整,預計下半年鋼材市場就將回歸理性狀態,但短期內還將保持強勢。

蘭格鋼鐵云商平臺監測數據顯示,截至5月7日,鋼材社會庫存為1418.6萬噸,比上周增長1.4萬噸,結束八連降,環比下降14.3%,同比下降12.8%。

多位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指出,原材料成本短期內難迎大幅下降,在承受成本上升帶來的陣痛時,國內制造業也被倒逼著進行產業升級,淘汰落后生產線,生產高附加值的產品以應對市場危機。(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編: 張麗

  • 掃描二維碼
    關注我們

    微信

  • 掃描二維碼
    關注我們

    微博

  • 掃描二維碼
    關注我們

    頭條

關鍵詞: 鐵礦石 漲價 套保 降價
相關閱讀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企業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企業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注明為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3.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與本網聯系。


中文字幕乱偷在线